18选7近200期走势图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機關文化>>正文

知識分子的躁動

——讀《綠化樹》

作者:

來源:

工委宣傳部

發布時間:

2019-4-3

 

1984年刊登于《十月》第二期的中篇小說《綠化樹》是張賢亮日后最負盛名的作品之一,小說通過講述“右派”知識分子章永璘在寧夏勞改期間與當地農民海喜喜、馬纓花的情感糾葛,為我們展示了特定年代知識分子的苦難遭遇及其心路歷程,塑造了章永璘這一中國文學史上極具典型特征的知識分子形象。

故事是這樣的,出身于資產階級家庭的章永璘在反右運動被打倒發配西北某農場勞改,在物質匱乏的年底,作為知識分子的章永璘在書的前半截始終出于饑餓的狀態,他雖然不時地翻閱著《資本論》這一皇皇巨著,時刻惦念著自己的知識分子身份,但當他淪落到為活著而活著的低級生存需要階段,一切知識分子的骨氣與對“精神”的追求都化作煙云一吹而散。在饑餓面前,他不擇一切手段來獲取食物,比如他耍小聰明利用炊事員的視覺差改造飯盒,使自己每頓能多的100cc的稀飯,在道德和良心的譴責下通過搞亂邏輯欺騙淳樸老實的農民,用三斤土豆換得了五斤胡蘿卜……在這樣的境遇下,吃飽飯就是成功的人生,而少吃哪怕一口,也會使自己在生死的邊緣痛苦的掙扎。

然而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馬纓花出現了,她勤勞而又善良,作為農民階級的佼佼者(馬纓花是當地的美人)對章永璘這個落魄文人充滿了愛慕與崇拜,甚至因此放棄了與自己同一階級的情人——海喜喜。她無私地幫助章永璘,為章永璘說話撐腰,向他偷偷提供食物,一步一步塑造著他的肉體,并且鼓勵章永璘好好讀書,而章永璘也漸漸地對她產生了愛意,而這愛意究竟是來自對食物的渴望,還是真心實意的喜歡馬纓花,章永璘自己也說不清楚。他們之間日漸深厚的感情自然引起了海喜喜——這個淳樸的西北漢子的不滿,終于,在一次不可避免的沖突中,章永璘與海喜喜展開了肢體上的爭斗,而由于馬纓花的幫助,身體日漸結實的章永璘僥幸取得了勝利,而海喜喜也因為失敗的恥辱離開了農場,并在臨走前向章永璘吐露心扉,真誠地祝福了他們。在眾人的勸說和自身蠢蠢欲動之下,章永璘終于打算娶馬纓花,卻在表白前一刻被召回廠部,在新的政治要求下被重新關押起來,許多年以后,章永璘在一本書里了解到:馬纓花又名綠化樹……故事至此告一段落。

有人說,張賢亮對于“饑餓”的刻畫在中國小說史上無人能出其右,事實確乎如此。《綠化樹》這部小說之所以以“唯物主義啟示錄”標名,就在于其展現了知識分子在物質的兩種狀況下表現出的不同面貌,在食物匱乏的狀態下的章永璘麻木到感受不到別人對他的蔑視而變得無恥,而一旦物質條件達到精神世界不為物質所制約時,他腦海里的知識分子自我形象便又迅速膨脹起來,并與幫助過他的農民產生了一種距離感和自我優越感,而這兩種狀態在書中不時的切換著,而切換的風向標就是那本厚厚的《資本論》,拿起《資本論》的章永璘是一個高尚的知識分子,而一旦他放下《資本論》,則迅速變成了一個徹底的為食物所左右的生物。

毫無疑問,章永璘是痛苦的,他所面對著的是知識分子的良知與現實中被迫沉淪的極大矛盾,這集中表現在《綠化樹》中馬纓花對他的愛上,接受這種愛則意味著對自身知識分子價值與理想的磨損與犧牲,而拋棄它則又面臨著傳統社會道德良心的譴責和淳樸真愛的毀滅。為了處理這一矛盾,張賢亮特意設定了章永璘在不可抗力前表白的終止,這似乎避免了上述矛盾的爆發,一定程度上挽救了章永璘的知識分子形象,但在作者“唯物主義啟示錄”系列第二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中,作者完全將這種矛盾鋪述開來。作為政治犯的章永璘在這一部作品中依舊被勞教著,39歲的他在對生活已經失去信念與執著時,一個女子的突然出現徹底地打亂了他的生活,那就是黃香久,這個女人在性的驅使下靠近章永璘,用自己無私的愛喚醒了章永璘失去多年的男性本能,對性的渴望、期待、好奇,在頓時忽然化成了真實,“愛情” 也似乎可以一蹴而就,果然,他們順利的走到了一起,但是這種建立在性之上的婚姻是極不牢固的,固然黃香久對章永璘的態度是由性的需要轉到愛的自覺,可是章永璘對這個女人的感覺卻始終沒有升華到愛情的高度,在最后面對黃香久不得已的背叛時,他終于展現出自己知識分子嚴酷冷峻的一面,并最終拋棄了她,這不由得讓人心寒。

通過章永璘形象,我們又一次看到了知識分子身上的躁動,這種躁動仿佛是與知識分子這一身份與生俱來的,不論是《鶯鶯傳》里的張生,還是《人生》里的高加林,亦或張賢亮筆下的章永璘,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重蹈著知識分子因躁動而背叛的覆轍,這種躁動自然有其執著追求和銳意進取的精神內涵,卻也暴露了它永遠也改變不了的自視清高和趨利避害的弱點。從中所反映出來的,在小則是知識分子個人在與外部環境發生沖突時自身性格的懦弱,在大則是不同群體之間不可逾越的意識形態鴻溝,而這些都是值得我們進一步探究的。

2014年9月27日,隨著張賢亮的去世,關于其當年的一系列作品的討論再次登上文壇,但是無論如何,《綠化樹》之于中國文學史的地位無可撼動,而百年之后,中國當代小說中將依舊留有張賢亮的位置。(省水利廳 劉路)

18选7近200期走势图 彩票极速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后一杀2码100准 百灵炸金花百人场 魔3肖6码三肖六期期准 北京pk赛车网址是多少 双式投注三式投注什么意思 四川11选5技巧 稳赚 pk10全天人工计划网 滚球大小球看盘技巧 不思议棋牌